在城市里追逐梦想的,不只有写字楼里的年轻人

来源: | 浏览量:17 次 | 发布时间:2019-06-12 02:14

点击蓝字“凤凰WEEKLY“,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美国主流政坛的“异类”特朗普,支持率正在创造新高。5月6日,知名调查机构盖洛普,发布了对特朗普的最新民调结果,结果显示: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再创新纪录,达到了46%,达到了他2017年上任以来的最高值。

特朗普最重要的支持者,就是他所说的“被遗忘的美国人”——美国的蓝领工人阶层。他的主要执政承诺,就是改善蓝领阶层的处境。

从20世纪末开始,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蓝领阶层普遍面临收入下滑、离婚率升高等一系列问题。

归根结底,蓝领问题的核心是工作机会问题。

以底特律为例,这里原来是通用和克莱斯勒总部所在地,美国的汽车之城。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通用和克莱斯勒都申请了破产保护,汽车工厂逐步迁到世界各地,底特律仅剩两条高度自动化的装配生产线,就业人口不到1万人。

|底特律街景

2008年,底特律的自杀率为美国最高,比纽约市高出10倍以上。今天,1/3的底特律市民仍处于贫困。当地人均收入相当于美国平均水平的一半。

重新让陷入困境的蓝领阶级走上工作岗位,是特朗普所说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重要步骤。

过去,正是全世界各地的移民工人来到这里,才将美国建设成了世界第一大国。

扎根底层却迸发力量的农民工们

在中国,扮演这个角色的是农民工。

大量的农民工来到城市,对于城市来说,他们也是一种“移民”,是城市化进程中的主力建设者,同时却又是城市中“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就像北京的绿草地,就在我们身边,生命力很强,每年都发一次芽。春天来了,大家都知道了,春天过了,大家都忘记了。”

在央视纪录片《城市梦想》中,记录了一个普通农民工史书正的故事。或许可以为我们展现他们所在的世界。

史书正是一位环卫工人,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干活,到早晨八点之前必须清扫完毕。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晚上马路上出现遗撒的渣土,环卫工只能临时集结,尽快清扫。一个紧急任务就要干到半夜,疲倦之极。在城市里,环卫工人是撒气链条的最底层,他们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史书正的家人都在老家。父母没有劳动能力,妻子需要照顾父母和孩子,不能出去打工,在附近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家人只能指望史书正每月三千多元的工资。

史书正想念他的家人和孩子,但为了生计只能在外打工。他做过建筑工、下过矿井,环卫工已经是相对理想的工作。

|史书正及他的家人

史书正不想只依靠环卫工这份微薄的薪水,他想做更多的工作,比如送快递、跑外卖。但他从来没做过——因为不识字。

在这个城市里,像史师傅一样的人有很多。但大多数人却没有史书正这么幸运。在纪录片中,他遇到了他的“徒弟”—智联招聘CEO郭盛。郭盛化身为环卫工郭强,与他共同工作了3天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除了与史师傅共同劳动外,郭盛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从根本上帮助史师傅改善生活的窘境,让他过的好一点。他意识到史师傅不能写字,是他找寻新的工作机会的最大障碍,便萌生了教他认字的想法。郭盛帮助史师傅学会写家人的名字,给了这个中年男人极大的信心。同样,在郭盛的帮助下,史师傅送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单外卖。

|郭盛教史书正写字

|史书正自己写的字

一个只有“高端人口”的城市是无法存在的,再发达的城市,也需要清洁工和服务员。正是他们披星戴月,维持着城市的正常运转,我们才得以享受整洁的街道、便捷的物流、廉价的服务。

正如郭盛在节目中说的,社会是多元化的,有草、有树、有狮子、有羚羊。但我们往往被狮子的光芒所掩盖,而忽略了青草这些人的力量。

相关调查显示,农民工对中国非农产业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其贡献率达16.37%,但其收入水平相对于其对非农经济产出的贡献与城镇职工相比偏低,城镇职工对非农产业GDP的贡献是农民工的1.63倍,但收入却是其3.43倍。

除了收入之外,农民工的工作待遇也有待提升:64.4%的人日从业时间超过8小时,78.4%的人周从业时间超过44小时,237万农民工遭遇拖欠工资,65%的农民工没有签订任何合同。

在中国的程序员们向“996工作制”等制度抗争的时候,大量的农民工连基本薪水都拿不到。

就像电影《生存之民工》讲述的故事,工人因讨薪无望而绝望的想要跳楼,此时在他的脚下的高楼上面,挂着“享受贵族生活”的广告,画面讽刺又发人深思。

作为城市化进程的主力建设者,农民工们并没有充分分享增长带来的成果。在付出一切后,他们面对的却是难以融入的城市与回不去的故乡。科幻小说里那个能折叠时空的城市,似乎就在我们身边。

扎根底层却面对窘境的农民工们

尽管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善待,但中国农民工依然在不辞辛劳的奔向城市——只因相比农村,这里有更多的可能性。

根据我国农业部的数据,201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预计超过14600元,同期农民外出务工年收入超过49000元。城市依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目前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只相当于90年前的美国、60年前的日本。农民离开农村,是必然的趋势。

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公报,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中年龄55岁及以上的超过1亿人,占比33.6%,这些老年人大多数都不具备劳动能力:高达78.3%的村庄存在土地撂荒现象。只有老人、儿童还会留在这里。

在没有工作机会的地方,社会活力会迅速丧失。以前文提到的美国底特律为例,在人口大量流失后,这里已经成为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市,最著名的标签是“犯罪之城”,年暴力犯罪15000起,堪称美国最危险的城市。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目前中国的蓝领群体规模在2.7亿人,随着城市化进程,预计十年间,至少还会有3亿农村居民进入城市生活。庞大的自由劳动力涌入城市,面临的第一关就是就业。

|为了省钱,史书正和室友合租在7平米的筒子楼里

为了追求一份可以改善自己和家人生活的工作,史书正们可以无限制压缩自己的基本生活需求,忍受一切苦难,最终依然可能竹篮打水。

在与郭盛的聊天中,史书正提到最痛苦的回忆,是十四五岁被骗进黑煤窑,每天在打骂中被强迫劳动,吃的午饭里漂满了苍蝇翅膀。这样无限制剥削劳动,甚至是生命的“黑煤窑”仍然存在。

电影《盲井》中就展现了通过一种通过诱骗找工作无门的农民工来谋财害命的骗局。骗子会在车站、路旁、城市角落寻找出门在外找不到工作的打工者,介绍他们到矿井挖煤,在一两个月后,伺机在井底将介绍来的矿工谋杀,将现场伪装成矿难,自称死者的家属骗取赔偿。

|电影《盲井》剧照

在互联网时代,蓝领就业仍然是一个有些“传统”的市场,高度依赖熟人介绍、劳务中介,被杀熟、被骗是常见的现象。

对于史书正们来说,最关心的是如何更有效率地找工作、如何找到收入更好、更靠谱、更有尊严的工作。

这也是郭盛的愿景:音乐家得到尊敬,公益事业家得到尊敬,环保工人也会得到尊敬,社会越来越往前进步。他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用希望,建立有温度的城市

郭盛帮史书正找到的第一份兼职,是送外卖。这是近年来发展最快的的蓝领职业。

2008年之后,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生活型服务业快速崛起,成了吸收劳动力的“大户”。相比于过去农民工集中在建筑业、制造业,现在蓝领群体面临更多的选择:仅网约车和外卖等互联网“新事物”,就创造了近2500万左右个就业机会。从收入方面来看,蓝领的“中产化”趋势也已经显现。

除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技术同样可以提高整个社会人力资源配置的效率,在自由劳动力与用人单位之间建立起更高效的沟通渠道。

但郭盛和他领导的智联招聘深知,留守在家的农民工们,也在等待更好的工作机会,为此,智联招聘联合人社部就业指导中心开展了围绕农民工就业帮扶的项目,精准就业扶贫平台预计将于今年7月上线试点运行,8月全国推广,基于微信小程序的便捷服务把周边靠谱的工作机会连接起来,送到每一位农民工身边。

同时,智联招聘近期还开展了“有温度的城市”专场招聘活动,集合全站优质的蓝领职位,便于农民工群体找到更好的工作。

希望更多公益的力量凝聚起来,在未来,不再有留守的人,等待外出打工的亲人们归来。

|郭盛、史书正与工友们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mehravaranit.com/name/v/1640894.htm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